欢迎来到博绿网!首家互联网运营回收平台!
登录 注册 下载APP 客服热线: 400 700 0097
生产者责任延伸服务平台

废家电回收拆解企业1/3面临倒闭,生产者责任延伸制为啥玩不动了?

2018-11-27 来源:爱博绿

      据爱博绿了解,很多废旧家电回收拆解企业因补贴不到位,近三分之一的企业勉强维持生存,三分之一的企业停产,三分之一的企业面临倒闭,个别中小企业的延迟补贴金额已是注册资本的5倍以上,大量废家电拆解企业开始减产停产,整个行业陷入发展困境。


       为何家电行业率先探索实行的生产者责任延伸制正在遭遇困境?

废家电回收拆解企业1/3面临倒闭,生产者责任延伸制为啥玩不动了?

       9月11日,中国再生资源回收利用协会向财政部、环境部递交了题为《关于恳请尽快发放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处理基金补贴、支持环保企业生存发展》的紧急报告(下称《报告》)。《报告》显示,由于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处理基金征收和支出的不平衡,补贴缺口逐年增大,基金延迟发放已超过30个月,使得废家电拆解企业面临严重的资金困难。


       因补贴不到位,近三分之一的企业勉强维持生存,三分之一的企业停产,三分之一的企业面临倒闭,个别中小企业的延迟补贴金额已是注册资本的5倍以上,大量废家电拆解企业开始减产停产,整个行业陷入发展困境。


       同时,正规企业减产停产导致大量废旧家电无处可去,使得本已淘汰的小作坊拆解重新开始抬头,继而引发“地下拆解”的环境风险。

废家电回收拆解企业1/3面临倒闭,生产者责任延伸制为啥玩不动了?

       从扩张到萎缩


       所谓生产者责任延伸制,是指将生产者对其产品承担的资源环境责任从生产环节延伸到产品设计、流通消费、回收利用、废物处置等全生命周期的制度。


       2016年12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生产者责任延伸制度推行方案的通知》。其中表示,近年来,我国在家电领域探索实行生产者责任延伸制度取得了较好效果,有关经验做法应予复制和推广。


       事实上,家电领域的探索始于2011年。当时受家电“以旧换新”政策影响,电视、冰箱、空调、洗衣机、电脑的报废量迎来爆发,进而引发相关环境风险。2011年,《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回收处理管理条例》正式施行,国家开始对这一行业实行资格许可制,并设立基金,对废家电拆解企业进行补贴。


       这一政策极大地促进了行业的发展,到2017年,全国规范拆解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已超过7900万台,是2012年政策落地时的6倍多。


       不过,从2015年开始,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处理基金收支失衡的问题就日益凸显,本应按季发放的基金,逐渐变成了按年度发放,甚至延迟两年发放。


       “2017年整年都没有发过,2018年1月发了一部分,也是拖欠的2015年的补贴。到目前2016年、2017年、2018年的补贴还都没发放呢。”某废家电拆解企业总经理李明亮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报告》也显示,截至目前,基金补贴已延发超过30个月,保守估算延发规模累计达到80亿元左右。部分龙头集团企业应发未发基金补贴超30亿元,个别中小企业延发金额超过企业注册资本金5倍以上。


       受此影响,从2016年起,行业内超过三分之一企业开始出现长时间甚至全年停产的现象,部分企业资金链几近断裂。


       “大企业欠款达到20亿-30亿,小企业也有1-2个亿。我们只能主动减少处理量,勉强维持生产。就算这样心里也在打鼓,这个钱还会不会给?补贴政策会不会哪一天就突然取消了?”李明亮说。


       中国再生资源回收利用协会副秘书长唐艳菊也表示,基金补贴虽然延迟发放,但很多企业已经投入大量资金和设备了,生产资质好不容易拿到了,生产线也建起来了,所以只能垫钱先做,否则损失更大。


       “废家电拆解行业确实经历了一个从扩张到萎缩的过程,刚开始大家对行业的前景都比较看好,产能纷纷扩大。后来随着基金补贴不到位,资金压力加大,又开始逐渐控制产能,这也是在行业形势不明朗的情况下,企业自保的正常选择。”中国物资再生协会电子产品回收利用分会秘书长于可利说。


       基金为什么收支失衡?


       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处理基金为什么会收支失衡?一方面是因为预估报废量与实际报废量存在较大出入,另一方面也由于征收和补贴标准设置不太合理。


       李明亮表示,基金制度在设计的时候,估算每年的家电销售量大约为3亿台,报废量则为3000-4000万台。但实际运行中,销售量确实稳定在了3亿台左右,但报废量则增长到了2015年的7500万台。


       而基金征收和补贴标准也是建立在预估报废量的基础上的。按照《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处理基金征收使用管理办法》,国家对电器电子产品生产者征收7-13元/台的基金,电视机13元/台、电冰箱12元/台、电脑10元/台、空调和洗衣机7元/台。然后再按照电视机85元/台、电冰箱80元/台、洗衣机35元/台、空调35元/台、电脑85元/台的标准补贴拆解企业。


       “在实际执行中就发现,征收标准过低,补贴额则有的过高,有的过低。后来我们行业主动找财政部调整过一次,把电视机的补贴额下降到了60-70元两档,空调的补贴额则从35元/台提高到130元/台。”李明亮说。


       实际报废量为什么会比预估的量多出这么多?唐艳菊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主要原因是历史存量太大。废家电产生的历史很长,但基金是从2012年7月1日才开始征收的,收上来的钱不够弥补历史寄存下来的旧家电的拆解,就会出现缺口。


       “刚开始设计基金补贴标准的时候,没有想到我国历史上积累了这么多的废旧家电需要处理。同时,部分品类的补贴标准也稍微高了一些,综合原因导致了基金出现缺口。”于可利也表示。
      

       如果没有基金补贴,废家电拆解企业是否一定就难以生存了?唐艳菊表示,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处理基金补贴不同于其他补贴,它是这个行业特殊属性所决定的特殊商业模式。欧盟、日本等地也都是实行生产者责任延伸制,由家电生产商家缴纳一定的基金,补贴拆解这些废家电的企业,不能生产企业光顾着卖钱,后端的处理就不管了,这样的模式也更加合理。


       “地下拆解”隐忧


       李明亮表示,现在废家电拆解已经成了“过剩产业”,产能大量闲置。但另一方面,我国每年报废的家电数量还很大,产能利用率低,就造成了巨大的浪费。


       “正规企业不干活了,回收商手里又积累了大量回收过来的旧家电,结果就只能自己拆解,结果造成了环境污染。”他说。


       据了解,手机、电脑、洗衣机等电器的电路板中含有阻燃剂等有毒物,在退锡和加热过程会造成多氯联苯、二恶英、铅、汞和酚类等污染。如果不正规地处理,还可能造成锌、铜、镉等重金属污染和粉尘、苯系物等排放超标,威胁环境安全。


       于可利也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虽然随着近些年环保督察力度的加强,大批废家电拆解集散地都已经消失,或者规模大大减少了,但不能否认仍有少量零星的小作坊还在偷偷生产。如果正规拆解企业不做,确实存在废家电流入“地下拆解”,引发环境风险的隐患。


       在他看来,生产者责任延伸制是国际通行的制度,也是未来趋势,这一制度本身并没有问题。目前之所以出现困难,主要是由于制度运行中一些技术和细节问题操作不当导致的,需要进行调整。从长远的角度看,现在只是生产者责任延伸制实行过程中遇到了一点点小挫折而已,困难是暂时的,也是难免的。


       “生产者责任延伸制的方向是对的,其他品类目前也在往这个方向走,如汽车、铅酸蓄电池和包装物等,未来还有可能进一步扩大产品品种和领域。”唐艳菊也表示。


       在李明亮看来,现在亟需做的是对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处理基金征收和补贴标准进行调整,征收标准过低,应该适当提高,补贴标准如果高了也可以往下调一调。


       《报告》建议,除了尽快发放已公示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处理基金补贴外,还应该尽快建立基金补贴标准的动态调整机制,以降为主, 逐步实现基金收支平衡。同时,可以由环保部门主导,在全国范围内开展对非法私拆、乱拆废弃电器电子产品行为的专项整治活动,遏制非法拆解现象。


分享到:
Copyright © 2017    深圳市爱博绿环保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版权所有  粤ICP备16037666号-1 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企业主体身份公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