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博绿网!首家互联网运营回收平台!
关于我们 登录 注册 下载APP 客服热线: 400 700 0097
生产者责任延伸服务平台

基金补贴下电废行业的降维与回收体系人货场的利益分割

2020-12-30 来源:互联网

       拆解基金本想借助生产者责任延伸制度来推动废旧家电回收产业的发展,却深陷进退两难的困境中:继续补贴就需要克服巨额亏空,吊企业胃口;停止补贴无异于断了“正规军”的粮草,非法拆解将成为彻底打不死的“小强”。不“美丽”的基金,头部企业还能支撑,腰部企业只能望基金而兴叹,尾部企业只能是被补贴基金吊打、摩擦。补贴基金苦电废行业久矣!本文就基金补贴下电废行业的降维与回收体系人货场的利益分割做一探讨。


先看看一组数据:


       据国家发改委统计数据,目前我国家电保有量已超过21亿台,且淘汰率涨幅高达20%,2020年报废家电总量预计达到1.37亿台。


       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发布的《2020上半年中国家电市场报告》显示,上半年,我国家电市场零售额规模为3690亿元,比去年同期下降14.13%。目前我国有109家废旧家电拆解企业享受基金补贴。


再看看一组措施:


       今年5月,国家发改委等七部委联合发布了《关于完善废旧家电回收体系推动家电更新消费的实施方案》(以下简称《实施方案》),明确将用3年左右时间,基本建成规范有序、运行顺畅、协同高效的废旧家电回收处理体系,涵盖了回收网络布局、标准化建设、创新消费模式、新型回收模式探索、产业链融合等各个环节,并制定了明确的三年目标和产业扶持方向。


       11月26日,商务部召开了消费升级行动计划推进现场会,强调要加速商品和服务消费潜力释放,稳定和扩大汽车消费,提振家电家具消费,扩大进口商品消费,促进餐饮消费,创新开展消费促进活动。还是熟悉的配方,政策明朗,数据喜人。接下来,笔者谈一谈基金补贴下电废行业的降维与回收体系人货场的利益分割。

 

       01、降维的电废拆解行业


       按理说,在政策、基金补贴加持下,109家废旧家电拆解企业应该是忙得热火朝天、赚得盆满钵满,上下游产业链从业者更应该是走路都带风。事实却未必。


       按照生产者责任延伸制度的原则,电器及电子产品的生产者需要缴纳基金,而拆解企业则享受补贴,一个基金、两大部委、上百家企业、每年上亿台废旧家电,数以万计的从业者……


       这原本是一条正向的产业链条,谁生产、谁负责,环境效益、经济效益、上下游产业链多方协同共赢。然而,顶层设计的基金没有及时反哺到基层建筑,基层建筑的根基却出现了裂痕——资金链出现了问题。


       电废拆解企业采购压货占用资金,拆解后卖到下游客户被拖欠货款(也在占用资金),基金补贴又未能及时到位(自己应得的钱却没法用),企业缺钱开始找银行贷款渡劫,于是三角债或者多角债形成。随之,拆解企业开始了一系列降维操作:减少拆解规模、停产,裁员降本,甚至债台高筑以“保资质”。


       因为,国家相关部门已经明确了109家废家电拆解企业资质的红线和硬杠,增加是不可能的,作为拆解企业,又怎能忍心将金灿灿的“资质”弃如敝履?


       基金补贴征收端和补贴端的不对等,让废旧家电拆解链条的短板日益暴露出来。拆解基金本想借助生产者责任延伸制度来推动废旧家电回收产业的发展,却深陷进退两难的困境中:继续补贴就需要克服巨额亏空,吊企业胃口;停止补贴无异于断了“正规军”的粮草,非法拆解将成为彻底打不死的“小强”。


       不“美丽”的基金,头部企业还能支撑,腰部企业只能望基金而兴叹,尾部企业只能是被补贴基金吊打、摩擦。时代的一粒沙,落到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生产者责任延伸制度+补贴基金,本应该是造福废旧家电拆解行业的,却成为当前企业绕不过去的“命门”。接下来聊聊废旧家电的回收体系。

 

       02、废旧家电回收体系人、货、场的利益分割


       《实施方案》明确将用3年左右时间,基本建成规范有序、运行顺畅、协同高效的废旧家电回收处理体系,涵盖了回收网络布局、标准化建设、创新消费模式、新型回收模式探索、产业链融合等各个环节,并制定了明确的三年目标和产业扶持方向。


       目标的实现,需要具体的策略或者方式方法,也需要“道”与“术”的权衡。


       “道”很好理解,政策、目标、愿景等宏观层面。文章不做讨论。


       “术”——技术、市场策略、方法等微观层面。文章重点探讨。


       推动废旧家电开展“以旧换新”,构建完善的回收网络、回收模式等均属于“术”的范畴。


       笔者认为,不管是构建废旧家电回收体系还是终端处理体系,亦或是促进整个电废行业的发展,均需要解决好“人、货、场”的问题。因为三方是一个统一整体,不管技术发展到何种程度,人的主观能动性功能始终不变。首先谈谈“人”的问题。


       从游商到回收点,再到回收站、回收场/厂,在这个链条上,不管是将“游击队”整编为“正规军”,还是通过互联网手段解决人员上门回收的诉求,两种方式都应该存在,不能贬低任何一种从业行为。因为回收链条牵扯着每个从业者的利益分割,乃至从业者安生立命的生计。在每个潮流来的时候,人们的行为改变、习惯改变和观念改变往往由最基层的产业圈层决定着。毕竟在一个6亿人月薪不足1000,一线房东月收租60万,几亿人没坐过飞机的现实面前,即便互联网赋能传统废旧家电回收行业,也终究在现阶段没法解决基本盘这个事实。


QQ截图20201230173902.jpg


       接下来谈谈“货”的问题。


       目前,我国的废旧家电主要有五个流向:废弃物所有者暂时储存、参与“以旧换新”折价出售给正规回收点、出售给小商贩、出售给二手回收平台、随生活垃圾一起扔掉。


       究其原因,主要有消费者环保意识较低,对废弃物正规回收、绿色回收认知度不高,再加上回收网点布置缺乏广泛性、不具有便利性问题,不便于消费者废物价值变现等。最重要的是综合废弃物出售收益与产生的运输成本、时间成本等交易费用对消费者的行为决策产生决定性影响。


       如何解决?


       一是要考虑货源的问题。需要将废旧家电的逆向物流和传统的生产制造正向物流结合起来,充分整合社会废旧家电回收利用资源(发挥人的问题),推进废旧家电回收利用产业链的形成。


       正向供应链流是集合传统供应链流建立的废旧家电再利用网络;逆向供应链流是以供应商、制造商/再制造商、分销商为核心建立的废旧家电回收网络。


QQ截图20201230174111.jpg


       二是考虑货的流向问题。需要供应商、制造商/再制造商、分销商之间构建的回收网络。


       供应商基于降低原材料成本的目的,与第三方回收个体/企业,废旧家电处理中心中的一方或多方合作建立回收网络,完成对废旧家电的回收、检测和分类处理过程,生产出来满足再制造要求的原材料。


       制造商/再制造商针对本企业生产的报废产品,或者能够投入再生产制造的废旧零部件、废弃材料等废旧物资,利用分销商、第三方回收个体/企业、废旧回收处理中心的一方或多方的优势,提高废旧家电的回收效率,提升利用率,减少投资降低成本,而合作建立的回收网络。


       分销商基于通过回收部分废弃家电,进行处理后返销市场或外贸出口等,作为拓展销售来源的方式,可选择同第三方回收个体/企业,废旧家电处理中心建立废旧家电的回收网络。


       总之,构建回收网络不仅可解决货的问题,也实现了多方间的共赢,难点在于非法拆解业对正规回收体系的冲击。


QQ截图20201230174157.jpg


       最后谈谈“场”的问题。


       前面提到了逆向物流和正向物流。实际上最终导向为场/厂的回收再利用问题。场/厂直接对接的是回收站/点,或者第三方回收个体/企业,或者分销商,三者均属于回收链条。场/厂属于处理链条,因此承担的环保责任也更大。


       2020年报废家电总量预计达到1.37亿台,这些不可能被109家企业完全消纳,除了流向109家电废拆解企业的产品能保证按照流程、规范拆解外,那些流向社会民间的废旧家电有着怎样的宿命,或许只有当事者知道。其他人或许也能想象的到。场/厂承担的使命是废旧利新,行业理应一片欣欣向荣,奈何却被基金补贴扼住了咽喉。补贴基金苦电废行业久矣!着实不应该。


       03、写在最后


       总而言之,“人”的问题可以通过培育消费习惯、引导观念转变来解决,“货”的问题可从搭建完善的正向、逆向物流体系,规范回收链条入手来解决,“场”的问题必须要解决从业者的相关利益,毕竟整个产业链都有利益的分割,既然绕不开,只能在规范行业回收处理的基础上让从业者的利益最大化。正如梁启超所言:纵有千古,横有八荒,前途似海,来日方长。电废行业如此,再生资源行业亦是。希望基金不会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分享到:
Copyright © 2016-2020    深圳市爱博绿环保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版权所有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160656 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企业主体身份公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