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博绿网!首家互联网运营回收平台!
关于我们 登录 注册 下载APP 客服热线: 400 700 0097
生产者责任延伸服务平台

电子废弃物拆解步履维艰 全球受影响何去何从

2021-07-20 来源:互联网

       2019年,国际劳工组织于4月9日-11日期间在日内瓦总部召开会议,在会议发布的文件中,劳工组织表示,电器和电子产品的消费需求增长,使电子垃圾成为全球增速最快的垃圾种类,年增长率在3-4%之间,预计到2021年将达到5220万吨,其中有41%来自亚洲,27%来自欧洲,25%来自美洲。


  据估计,到2020年,全球将有500亿部接入互联网的设备,是当前世界人口总数的六倍。


  2020年7月,联合国发布的《2020年全球电子废弃物监测》报告显示,2019年全球产生的电子废弃物(带电池或插头的废弃产品)总量达到了创纪录的5360万公吨,仅仅五年内就增长了21%。


  2019年,只有17.4%的电子废弃物被收集和回收。这意味着黄金、白银、铜、铂和其他高价值、可回收的材料大多被倾倒或焚烧,而不是被收集起来进行处理和再利用。


  保守估计,这些回收的电子废弃物的价值可达570亿美元,超过大多数国家的国内生产总值。作为世界工厂和最大的消费国,中国早已是废弃电器电子产品第一大国,但国内的废弃电子拆解却陷入无解之中。


  2015年,工信部《电器电子产品生产者责任延伸试点工作方案》的数据显示,中国手机、计算机、彩电等主要电子产品年产量超过20亿台,每年报废量超过2亿台,重量超过500万吨。


  中国家用电器研究院发布的《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回收处理及综合利用行业白皮书》(下称《白皮书》)则显示,《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处理目录(2014年版)》中14种产品在2017年的理论报废量超过5亿台,报废重量高达538.4万吨。


  废弃电器电子产品中含有大量的铁、铜、铝、塑料及稀贵金属等再生资源,但如果回收处理不规范,产品中的有害物质将对生态环境造成污染。


  2018年,据《财新》记者在天津、湖北、河南等地采访了解到,由于制度设计和营商环境的原因,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处理持牌企业难以与野拆产业链竞争,已经出现严重的劣币驱逐良币现象:一些企业因为基金补贴迟迟不到位而资金链断裂,甚至破产,另一些企业为了保住拆解资质,每年将产量压到最低,或者把生产线外包给野拆者。


  与小散乱的个体拆解户相比,正规家电拆解企业往往需要更为庞大的资金投入,如购置设备、人力成本、缴纳税费等,这导致他们在成本控制上并不占优势。同样的回收价格,个体拆解户可以盈利,正规拆解企业却可能亏损,于是只能通过基金补贴进行弥补。


  《白皮书》的数据显示,2016年,有近三成的拆解企业因不堪重负而停产。有停产的企业人员表示,由于资金实力有限,连20%的最低拆解率都无法承受,但他们会想办法将企业出售给上市公司。


  2012年,日内瓦工作安全局和部门活动司、国际劳工组织发布的《电子废物的全球影响:应对挑战》报告(以下简称《报告》)中提到,电气电子废弃物(电子废物)是当前增长最快的废物流。用环保方式处理电子废物十分危险、手段复杂且费用高昂;此外,普遍缺乏立法或强制措施。


  因此,大多数电子废物被当作一般废物流丢弃,在发达国家被回收的电子废物中,80%最终被运往(通常是非法)发展中国家,由几十万的非正式工人回收。


  中国和印度已经发现了几个回收电子废物的场所。在菲律宾、尼日利亚(拉各斯)、巴基斯坦(卡拉奇)和加纳(阿克拉)也存在一些调查不够的地方(Ni和Zeng,2009年)。

电子垃圾回收-爱博绿

  图/位于阿克拉郊区的阿博布罗西(Agbogbloshie)是世界上受污染最严重的电子垃圾场之一。JAVIER CARBAJAL/SIPA


  一般而言,小规模的出口常运往西非,而规模较大有时甚至有系统有组织的输送则运往东南亚(巴塞尔公约,未注明日期(a))。


  《报告》显示,按照当时的估计,中国接收的电子废物最多——约占70%且呈上升趋势。然而,至于这些越境电子废物流到底有多大,却没有确切的数字(Ni和Zeng,2009年)。此外,由于亚洲加强了监管力度,估计未来会有更多的电子废物运往西非国家。


  电子废物的亚洲目的地通常包括中国、印度、巴基斯坦、马来西亚、菲律宾、新加坡、斯里兰卡、泰国和越南。电子废物出口至中国,出口商将集装箱运货船首先运至香港、台北或菲律宾,然后再将它们转运到中国内地的小港口,这里的海关官员对这些集装箱往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以换取一点利益,出口商便以这样方式来逃避检测。迪拜和新加坡通常充当发达国家电子废物的中转站(Kalra,2004年)。


  进口到中国的电子废物通常再次出口至其他东南亚国家。在东南亚,常见的电子废物贸易系统流程为:在中国接收装运货物,主要在广州进行重新组装或重新装饰,然后再通过东兴边境出口到其他国家,如柬埔寨和越南。

  贸易集中在该地区的原因有很多。


  首先,广东省毗邻香港;其次,广东省有几座大城市,如广州和深圳,可产生大量的国内电子废物;第三,广东靠近东南亚地区(Shinkuma和Minh Huong,2009年)。


  在广东省南部地区是进行电子废物非正规处理的最主要聚集地,集中于贵屿、广州、东莞、佛山、顺德、中山、大沥、龙塘和深圳等地。电子废物从广东运往其他省和城镇的处理中心,比如湖南、江西、福建、浙江、上海、台州、山东、天津和河北(Ni和Zeng,2009年)。


  作为一个急速发展的电子废物镇,广东贵屿镇曾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电子废物回收地,这座不知名的小镇,每年从电子垃圾中提炼黄金多达15吨,被称为“电子垃圾拆解第一镇”。


  拆解电子垃圾来钱快,贵屿很快形成一条回收、拆解、加工和销售的完整产业链。有数据显示,大约有10万人从事电子废物回收活动(Zhao等人,2010年),占该镇人口的80%(Ni和Zeng,2009年),拆解业一度占到贵屿GDP的90%以上。


  近年来,当地政府意识到粗放式经营对环境造成的极大破坏,对电子拆解行业进行了严厉整顿,2018年的环境监测数据显示——1—6月,贵屿镇环境空气质量指数(AQI)达标天数占90.4%,不达标的天数均为轻度污染。以7月3日为例,贵屿北港河水pH值为7.52,彻底摆脱了酸性环境。


  回到流通路线,《报告》中提到有统计数据和实地调查表明,西非是电子废物进入非洲大陆的主要贸易路线,而加纳和尼日利亚是其主要进口枢纽。在进口电子废物的总量方面,尼日利亚在该地区首屈一指,几乎所有收集来的材料都进入到非正规回收领域(巴塞尔公约,未注明日期(a))。


  印度的电子废物贸易问题也日趋严重。《报告》估计到2020年,印度倾倒的旧电脑数量将会上升500%(Schluep等人,2009年)。


  2019年有数据显示,2020年印度对电子产品的需求规模将达到4000亿美元,连带的造成电子垃圾增加,一份印度工商会联合会(Assocham)与咨询公司cKinetics的统计指出,印度会在2020年制造出520吨电子垃圾。


  在印度密鲁特、费罗扎巴德、德里、金奈、班加罗尔和孟买都有电子废物废料场(巴塞尔行动网,2011年)。在邻国巴基斯坦,位于卡拉奇的舍尔沙是电子废物的另一重要市场,各种各样的电子和电气商品、零部件、电脑和走私商品通过水路和陆路运到这里进行销售,或进一步分销到其他城市(Ray,2008年)。


  到了近两年,电子垃圾处理和流通仍是一个全球性的未解难题。2019年,国际劳工组织在会议中仍表示,在发展中国家,电子垃圾处理的工作大多都属于非正规岗位,常常由移民、儿童和其他脆弱群体,在自家住宅等非正式场所开展,工作环境恶劣危险,有害健康,工人缺乏安全和权益保障,且拆分处理手段简单,无法最大程度地进行有价值的回收利用。


分享到:
Copyright © 2016-2021    深圳市爱博绿环保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版权所有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160656 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企业主体身份公示